廉租房每月租金是多少:拉瓦锡是哪一 年出生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高考问答 时间:2022/07/04 17:55:21
他是哪一年出生的?

拉瓦锡的生平

被一些人称为“现代化学之父”的拉瓦锡于1743年8月26日生于巴黎一个富裕的律师之家。父亲是巴黎高等法院的专属律师,母亲也出身于律师之家。他从小在家庭教师的辅导下学习各种科学知识,11岁进入当时巴黎的名校——马兰学校学习。1766年,23岁的拉瓦锡以改进巴黎城市灯光的计划获法国科学院的金质奖章。1768年被选为法国科学院院士,同年初成为包税公司征税官助理。这一公司是政府为保障国库有固定收入成立的向居民征税的机构,由包税官承包并提取一定比例的利润,1780年,拉瓦锡成为正式征税官。他美丽而贤惠的妻子玛丽·波尔兹就是包税公司总经理的女儿,1771年与他结婚后就成为他事业上的好帮手,拉瓦锡也因此成为科学家中鲜见的拥有得力贤内助的人。
1794年5月8日,在法国资产阶级革命中那场你争我夺无休无止的权欲斗争中,拉瓦锡被当权者以“勾结法国的敌人”和在作包税官时非法谋取过多的利润等诬陷的罪名和30多个包税者一起被送上了断头台

拉 瓦 锡

(ANTOINE LAURENT LAVOISIER,1743~1794)

法国伟大的化学家拉瓦锡是化学发展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1743年,他在巴黎出生之时,化学远远落后于物理学、数学和天文学。当时化学家们已经发现了大量独立的化学现象,但没有一个适当的理论框架来综合这些相互隔离的零碎的信息。那时人们错误地认为空气和水是两种基本元素。更糟糕的是人们完全错误地理解了火的性质。人们认为所有可燃物质中都包含一种被称为“燃素”的假想物质,在燃烧时,可燃物质就将它的燃素释放到空气中。

在1754年到1774年这段时间里,许多天才的化学家如布莱克、普里斯特利、卡文迪什和其他一些人已经发现了像氢气、氧气、氮气和二氧化碳气等重要的气体。但是由于接受了燃素理论,他们无法理解他们已经发现的这些化学物质的性质和意义。以氧气为例,氧气被认为是不含燃素的气体。(但那时人们就知道,一根木条在氧气中燃烧得要比在普通空气中旺盛;人们认为这或许是因为无燃素的气体可以更容易地从燃烧着的木头中吸收燃素。)显然,在基本原理没有被正确理解之前,化学的进步不可能实现。

正是拉瓦锡设法将这些令人困惑的难点正确地综合到一起,并使化学理论步入正轨。首先,拉瓦锡说,燃素理论是完全错误的,根本就不存在像燃素这样的物质。燃烧过程是由正在燃烧的物质同氧气间的化学结合构成的。第二,水根本不是基本元素而是氢和氧的化合物。空气也不是基本元素,而是主要由两种气体即氧气和氮气组成。在今天看来,所有这些阐述都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对于拉瓦锡以前和同时代的人而言,这是完全不清楚的事。甚至是在拉瓦锡建立了他的理论并给出了证明的证据之后,许多著名的化学家还拒绝接受他的思想。但是拉瓦锡在他优秀的教科书论学元素论》中非常清楚地表述了他的假说,并令人信服地列举了支持其假说的证据,以致于年轻一代的化学家们很快

信服了他的理论。

说明了空气和水不是基本化学元素之后,拉瓦锡在他的书中给出了一张表,列出了他确信是基本元素的物质。尽管他的表中有少量错误,但现在的化学元素表基本上就是拉瓦锡元素表扩大了的版本。

拉瓦锡还和贝托莱等人一同设计了第一个组织完备的化学术语命名体系。在拉瓦锡的体系中(它构成了我们现在所使用的这一体系的基础),化学物质的性质由它们的名字来描述。这是第一次采用一个统一的术语体系,它使全世界的化学家们能够清楚地相互交流他们的发现。

拉瓦锡是第一个明确阐述化学反应中质量不灭定律的人。化学反应可以把原有物质中的元素重新排列,但是不会因此破坏任何元素,而且最终生成物的重量同原来反应物的重量是相等的。拉瓦锡坚持仔细称量进行化学反应的化学品重量的重要性。这种做法使化学成为了一门精密的科学,并为后来化学的大多数进步铺平了道路。

拉瓦锡还在研究地质学方面作出了一些不太重要的贡献,并在生理学方面作出了一项重要贡献。通过细心的实验(同拉普拉斯合作),他指出呼吸的生理过程相当于一种缓慢的燃烧。就是说,人类和动物利用他们吸入的氧气,从一种缓慢的体内有机物的燃烧中获得能量。这项发现的重要性或许可与哈维发现人体血液循环的重要性相比。仅这一项发现就足以使拉瓦锡有资格位列此榜。但是拉瓦锡之所以重要,主要是因为他的化学理论使化学真正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起步。人们普遍认为他是“现代化学之父”,这一头衔对他是名副其实。

同这个排行榜上的许多人一样,拉瓦锡年轻时学习过法律。尽管他取得了法律学位并被法国法律界所认可,但他从来没有进行过法律实践。虽然如此,他却从事了大量行政工作和公益工作。他是法国皇家科学院的活跃分子。他还是一个与征税有关组织的成员。结果,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之后,革命政府十分怀疑他。最后,他同这一组织的其他27名成员一起被捕。革命的审判并不是很准确的,但它确实是很迅速的。仅仅在1794年5月8日这一天时间里,所有这28名成员均被审判、定罪,并被送上断头台。拉瓦锡的工作由他的妻子继承下来。她是一位出色的女性,曾经协助拉瓦锡的研究工作。在审讯过程中,有人弓!证他对他的国家和科学作出了众多贡献,因此呼吁赦免他。法官粗鲁地拒绝了这一呼吁:“共和国不需要天才。”多少更接近事实的是他同事们的评论,伟大的数学家拉格朗日说:“砍掉他的头仅需片刻,但100年中也不会再产生一个像他那样的人。”